<sup id="1shuj"><noscript id="1shuj"></noscript></sup>
<track id="1shuj"></track>
<option id="1shuj"></option>
<menuitem id="1shuj"></menuitem>

    <track id="1shuj"><span id="1shuj"><em id="1shuj"></em></span></track>

      
      

    1. <menuitem id="1shuj"><optgroup id="1shuj"></optgroup></menuitem>

    2. 新東方網>熱點專題>家庭教育高峰論壇>深度訪談>正文

      專訪佟新:相信孩子,給孩子參與式教育

      2020-11-07 15:41

      來源:新東方網

      作者:

      主持人(左):喬蕾 新東方比鄰CEO

        嘉賓(右):佟新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從80年代開始,社會學家逐步討論社會風險問題。2020年疫情,所有人遇見了很多無法把控的東西:疫情來了,學校停課了;學校停課之后,孩子在家里上網課。這樣的事情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它真實發生了。

        風險社會存在很多不確定性,我們需要在不確定性社會里找到確定性。同時,在變化的社會中,尋找解決當今家庭關系問題的方法。

        很多孩子風險意識并不樂觀,家長未來應該如何提升孩子的風險意識?

        風險社會概念不是我們想象的具體風險。風險社會概念主要是不確定性,我們不知道疫情未來會怎么樣,所以家庭怎么做防范,我沒有特別去思考這個問題。但是家庭能做什么?我會覺得是一些品質、素質方面的教育,讓孩子有思考問題的能力,他才能夠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所以,我比較強調家長自身要放松下來,給孩子一種自主成長的空間。

        我們所有人都無法想象未來20年、30年,孩子們會面臨一個什么樣的社會,所以今天給他什么技巧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種心智。

        未來有各種各樣的風險,這種風險我們能否和孩子討論,引發孩子反思?

        如今,教育發生非常大的變化,我們一直討論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其實還有很大一個空間——社會教育。

        疫情期間,孩子在家里上網課,各種網課、App太多了。在哪里選課程、聽什么課程,都有很大的自主性。社會學習的方式是未來社會非常重要的一個學習途徑。信息社會,我們要有能力透過網絡把最好的信息抓到。

        就像聽課一樣,我們如何去尋找最能夠滿足求知欲的那些課程,這樣課程可能不在家里也不在學校,是網絡給我們提供。所以,訓練孩子自主性,相信他在網絡上能尋找到他最想學的東西,這個比較有必要。未來社會不是我們能夠去把握的,所以你要給他這個能力,相信孩子有能力,他就能夠尋找到他最想要的。

        我們需要告訴孩子世界存在黑暗的一面嗎?還是努力守住她美好心靈的世界?

        教育里倡導一個理念:真善美,所以第一步就是“真”。

        “真”代表生活里面其實什么都是存在的。研究發現,青春期的孩子從10歲左右開始特別渴望家長、老師跟他們討論社會,因為社會對他們來講是江湖,江湖什么都有,所以他們特別想了解所謂社會丑惡現象,犯罪、自殺、疾病。這是伴隨著整個社會的必然產物,與其隱瞞孩子不談,你不如了解孩子心里對知識的渴望,讓他知道為什么。所以,最好防范是給他一個真實的世界。

        家庭教育有時候不是那么依賴家長,在家庭內部,父母跟孩子之間也應該是參與式的,聽聽孩子怎么說。孩子今天對互聯網世界的把控,可能比家長還熟悉,因為他們是互聯網一代的孩子,他們生下來就知道手機屏幕是滑的,他們是有能力的。在一定意義上要相信孩子的能力,所以參與式的家庭教育我覺得是更好的,多聽聽孩子怎么說。

        很多孩子把名牌、奢侈品視為美的象征,你如何看待家庭教育中美的教育?

        今天社會進入了消費社會。為什么消費品、名牌會那么吸引孩子呢?是因為這是消費社會非常重要的特征。我不看你是誰,看你穿什么衣服、用什么牌子,所以牌子變成一個符號,變成為一部分人追求的目標。

        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我希望社會具有反思性。給孩子一個更強大的內心,讓他知道我想成為什么樣的,而不是拘泥于外在物質的東西。生活美學賦予了每一個人能動性,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們需要給孩子參與式的教育,不要問孩子要不要什么,把權利給孩子,讓他覺得我要什么有自主能力。有時候生活空間沒有打開,使他閱歷不夠就選名牌了,所以,讓孩子至少知道他的生活、他的人品跟他花多少是沒有關系的。這件事情家長能覺悟最好,否則無論家長孩子未來在社會里會壓力很大,這是自己給自己找壓力。

        陳衡哲提出了“造命”概念,認為女人有三種命運:安命、怨命、造命,您能否結合目前社會現狀說下你理解的三種女性。

        100多年前,陳衡哲先生早期留學時,她父親說:女孩子要嫁人,嫁人不能去求學,婆家不希望娶一個上學的女兒。對于她父親來說,這是當時女人的宿命。但陳衡哲先生說中國一代女性要走出去,尋找自己的命運,這個命運前面沒有榜樣的,所以在她看來這是女性給自己造命。

        我比較喜歡“造命”這個說法。今天女生受教育程度不比男生差,入學率甚至女生超過男生,但是從職業生涯的角度看,很多女性不得不做全職媽媽。很多人對此還有很多的爭論,社會對女性命運的挑戰依然還在,如果大家覺得有困擾,可以回去看看陳衡哲先驅,會找到一點激勵。

        目前出現很多職場女強人,很多男性也愿意回歸照顧家庭,這樣的家庭教育關系對于培養孩子有什么啟發嗎?

        我覺得一個好家庭教育的榜樣,就是夫妻合作關系,比方說誰做飯,誰有時間誰做,一三五、二四六,倆人協調好。孩子如果目睹自己父母從事事業同時又能夠兼顧家庭,他就會很好領悟現在的性別觀念。

        我們下一代,00后、20后,他們都會有新的變化出現,整體情況我還是很樂觀的。具體到細節上,我呼吁父親在孩子0—6歲期間,要更多參與。早期父親多參與孩子的照料工作,這對于提升孩子跟父親的情感以及讓孩子學會更加寬廣看世界的心態都是有影響的。

        不是每個人愿意做全職媽媽,有些人是被迫的,你對于這樣一個社會現象怎么看?

        媽媽成為全職太太這件事情實際上不是一個必然的結果,它是家庭內部的理性選擇,這種理性選擇可能會更加有效率去養育孩子。在這個意義上,媽媽們是在做犧牲的,他們的勞動是有價值的,因為這個勞動在過去,我們國家有相關支持政策,比如托兒所?,F在托兒所也沒有了,所以這個是這些女性為家庭、為國家在做貢獻。

        所以,我想說爸爸們不要以為自己在全職工作就特別厲害,說全職媽媽工作太簡單不值錢,事實上價值上是同等的。無論是全職還是不全職,這都是家庭成員分工方式變化,也是每個人每個家庭考慮自己各種可能性后做出的選擇。希望父親們只要有時間就多陪伴一點,讓媽媽休息一下。比如:星期天帶一帶孩子,讓媽媽休息一下。

        點擊查看》》》2020新東方家庭教育高峰論壇精彩內容

        看高峰論壇現場實時播報嗎?精彩內容盡在交流群中分享~

      教育頭條

      • 大學
      • 留學

                版權及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新東方"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含本網和新東方網) 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新東方",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新東方"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僅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轉載稿的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稿件來源:新東方",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見稿后在兩周內速來電與新東方網聯系,電話:010-60908555。

                熱搜關鍵詞
                强行破了她花苞
                <sup id="1shuj"><noscript id="1shuj"></noscript></sup>
                <track id="1shuj"></track>
                <option id="1shuj"></option>
                <menuitem id="1shuj"></menuitem>

                  <track id="1shuj"><span id="1shuj"><em id="1shuj"></em></span></track>

                    
                    

                  1. <menuitem id="1shuj"><optgroup id="1shuj"></optgroup></menuitem>